欢迎光临深圳市昶丰科技有限公司官方网站!现在的时间是:
 
 
新闻中心
  公司新闻
  行业新闻
  产品资讯
 
  行业新闻
珠三角一年断指四万 佛山未公布事故数据

2007年,打工诗人郑小琼接受人民文学奖时写道:“珠江三角洲有4万根以上断指,我常想,如果把它们都摆成一条直线会有多长,而我笔下瘦弱的文字却不能将任何一根断指接起来。
在珠三角,每年的断指事故达3万宗,被机器切断的手指头超过4万只。这只是广州商学院谢泽宪教授7年前公布的调查数据。至今,佛山仍未公布工伤事故的数据,被冲床冲断的手指更不得而知。但专门收治工伤事故伤员医院数据显示,平均每天都有10多个收治数量,60%属于工伤。
珠三角一年3万例断指
2005年,广东商学院社会工作系教授谢泽宪调查发现,珠三角每年断指事故3万宗。
何博欢捂着手冲出机器轰鸣的厂房,径直跑进100米外老板的办公室。10多分钟后,他被老板娘的车拉到南庄医院,鲜血如泉涌一般洒在车内,巨痛让他暂时失去意识。1个多小时后,他被紧急转到佛山市第一人民医院手术室。晚上9点,醒来后,他被告知,左手的3个指头保不住了。
何博欢,广西人,23岁,2008年来佛山打工至今。他的手被5吨重的冲床冲压下来截断的,那一天他清楚地记得是2012年5月8日下午3点,冲床冲压下来那一刻他只感觉一阵麻木,没有痛。
如今何博欢躺在市第一人民医院的病房,左手被一层厚厚的白色纱布包裹,在进行完植皮手术后,他将永远失去他的3根手指。
在佛山,从事五金、塑料制品生产的企业过万家,而这些行业也是断指“大户”。2011年,仅金属制品行业规模以上企业的工业产值就达到1316多亿。但在庞大的产值后面,机器时不时吞噬着工人的手指,像何博欢这样断指的事故从未停歇。
早在2005年广东商学院社会工作系教授谢泽宪对佛山、中山、东莞、惠州、深圳和广州6个珠三角城市的39家医院、582位工伤患者进行调查走访,最终写出《珠三角“伤情”报告》,结果触目惊心:每年发生在该地区的断指事故就达3万宗,被机器切断的手指头超过4万只。
“过去这么多年,我没有再继续跟进这样的调查,但是从媒体反馈的情况来看,断指事故并没有得到遏制。”谢泽宪对南都记者表示,因为缺乏足够的资金支持,她和她的团队终止了这项调查,而后续的一些工人安全培训计划也因影响力有限而搁浅。

从未公布的数据
佛山政府部门包括人社局、安监局从未对外公布关于每年工伤统计的具体数据,专业收治工伤的医院估计一年至少4000例断指。
对于已经30岁的陈智鑫而言,右手失去3根手指,将他的生活轨迹完全改变了。“刚做完手术的那一年,我春节没回家,怕村里人知道我残疾了。有时候在梦中我总是梦到自己的手指都接上了,而且用起筷子来很灵活,但做那种梦时,我又好像很害怕失去3根手指头。”陈智鑫对记者说时,他伸出他的右手,中间的3根手指全断了。
5年前,陈智鑫在狮山松岗一家塑料厂被冲压机碾断了手指。出事的当晚是炎热的夏季,工厂要赶工加班,10点左右,站在冲压机前已8个多小时的他开始打哈欠,有个工友还叫他晚上去吃个夜宵。但就在下班前的十几分钟,他一不留神,冲床冲了下来,他感觉手臂一阵麻木,心肺都似乎要跳出身体。“啊”的一声惨叫,将整个车间的工友都惊呆了。
十指连心,陈智鑫忘不了当晚断指的伤痛。但让他最难以释怀的是,他从此的生活变得自卑而又沉重。“我以前的女友是高中女同学,也在佛山打工,出事之后就吹了。”陈智鑫是湖南郴州人,他和前女友同在一个县城。在女方家人的一再阻隔下,陈智鑫被迫分手。工厂赔了他总共10多万元的医药费、工伤赔偿和误工费,但他宁愿不要这样的钱,“这点钱,我这5年打工也能挣回来。”
由于右手残疾,陈智鑫先后当过保安、酒店服务员。如今他在一家佛山的超市里做商品陈列员。“家里人给我说亲,女方也都是残疾人,有腿瘸的,有的身上有伤,我都不太愿意。我只想多挣点钱,到时回家做点生意。”陈智鑫说,他准备一辈子打光棍。每当他看到电视节目《非诚勿扰》闯关失败的男嘉宾,总是很同情,节目中的配乐有时让他泪水上涌。
佛山政府部门包括人社局、安监局从未对外公布关于每年工伤统计的具体数据。“这样的数据在珠三角民工荒的大背景下显得很敏感,而且这样的数据也很难统计。工人断指后也不一定会都跑到政府部门去登记。”南海创伤手足外科医院院长黎南庆说。
在佛山,顺德和平外科医院和南海创伤手足外科医院集中了本地区大部分的手指创伤患者。黎南庆透露,其所在医院每年大概有4000宗手足创伤事故,其中60%属于工伤。而顺德和平外科医院接纳的治疗患者数量比南海多。“每天平均收治10多个患者。”黎南庆说。依此推算,加上各个公立的市、区、镇医院,每年断指事故至少超过4000宗。
冲床老迈梦魇
上世纪留存下来的老旧冲床时刻威胁着操作者的肢体,一旦注意力不够集中,连续加班出现疲态,轻则断指,重则废臂,甚至丧命。
5月12日,星期六,在祖庙路何晓波外来工维权办公室内,40多名佛山外来工聚集在不到25平米的房间,聚精会神地听律师讲解工伤事故如何维权。不时有人插嘴提问,引来一阵喧哗和躁动。
作为法律援助的创办人何晓波告诉记者,在这40多名外来工中,就有10个断指工伤的员工。这中间有25岁刚出来打工的年轻仔,也有干了十几年技术活的老员工。而提供援助的何晓波正是因为断指事故而走上为更多外来工维权的道路。
2006年3月,何晓波来佛山打工。两个月后的一天,连续加班36个小时的何晓波昏昏欲睡,忽然一阵钻心疼痛传来:他的3根手指被冲压机冲断了。事后,何晓波因没有工资单证据,只拿到应得赔偿的一半。后来,他在佛山中医院碰到番禺打工族服务部的义工,很快成立了何晓波外来工法律援助工作室。
起码有10位断指事故的当事人告诉记者,机器老化、不停加班、缺乏安全生产的培训是导致悲剧发生的主要原因。

专家:政府安全监管缺失
南都:在2005年您就调查写出了珠三角伤情报告,但之后您没有再发表类似的调查报告,是什么原因?

谢泽宪(广东商学院社会工作系教授):非常可惜,那次报告是国外的一所大学资助的资金,这样的调查(政府部门)非常敏感,企业也不乐意配合。报告出来后,有时政府部门会让我去参加座谈,但一些建议说出来也是不了了之。对于现在珠三角的断指事故没有得到改观,我很无奈、没办法。国内学术界也很少关注这个领域,政府出于一些原因考虑,不愿意出资做这样的调查。

南都:您认为断指事故不减的根本原因有哪些?

谢泽宪:工厂针对性的安全培训非常少、产业层次低、普遍用的都是旧设备,特别是安监等部门监管缺失。比如现在很多冲床设备用的都是国外淘汰的类型,就连汽车用10年都要强制报废,政府安监部门为什么不能设立一个冲床淘汰的标准,让那些不符合标准的旧设备换掉。安监部门对企业生产确实管得很严,但安监部门才那么几个人,企业成千上万,它怎么监管得过来?现在政府部门也在企业做了很多安全培训,效果很一般,只能说明政府部门没有认真做好这些事情。

南都:在国外,断指这一类的安全事故企业要负更大的责任吗?

谢泽宪:欧美国家早过了这样一个工业生产阶段,他们对工伤事故的赔偿更大,甚至可以让企业倾家荡产。国内新《劳动法》等保护工人的权益政策陆续出台,是有效果的。但是要在事故发生之前减少和避免这一类的工伤事故,还有很漫长的过程。
珠三角一年被机器断手指四万只如果连接起来会是怎样的长度?这样的长度,更应提醒监管部门保持“高温状态”,督促企业加强安全措施。
(昶丰科技www.cf-sz.com)

上一条新闻:移位光栅方案 2014-09-21
下一条新闻:什么是面向对象程序设计 2014-09-29
友情链接:掉货检测
Copyright © 2013-2015 深圳市昶丰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3069204号    深圳网络公司-龙腾盛世提供技术支持
地址:深圳市龙华新区大浪街道枭龙路4号源创园A栋A203室    电话:0755-29308961    传真:0755-29308961    邮箱:chn_cf@163.com    
热门关键字:掉货检测